群青

閒來萌萌腐腐,看看文章,寫寫筆記自娛。
琅琊榜,靖蘇靖、琰殊琰,可逆不可拆(*´∀`)~♥

【琅琊榜/蘇靖蘇無差】天明

【琅琊榜/蘇靖蘇無差】天明

蘇靖蘇無差,看什麼是什麼ya



01.

今夜是十五日,月明星稀,連一絲薄雲也不見於天上。

梅長蘇喚來黎綱,說是在房中備上茶水薄酒及幾樣小點。後又向黎綱甄平飛流吩咐道,今晚就別伺候,有什麼事也別管,各自去休息睡下吧,明日還要早起。

向來習慣睡在外間的飛流,起初還不肯,直嚷著蘇哥哥蘇哥哥。


梅長蘇好不容易把飛流哄著回房間,這時候坐在自己的房中看向廊外庭園,月光灑在庭中芭蕉葉上照得一片油綠,他斟了杯茶輕啜著賞月,不急不徐,像是在等著什麼。



緊挨著靖王府的牆上傳來一些聲響,沒多久蕭景琰披著月光立於庭中,見著梅長蘇在房中喝茶,先是愣了一下後面露開懷。

與大臣們議事忙到剛剛,本想說來碰碰運氣看你睡臉一眼便走,沒想到真等著我。


梅長蘇臉上也掛著一抹弧度。

以前不論是誰出遠門的前一晚上,我們不是都會聚著說說整夜話兒嗎。


蕭景琰脫鞋進到屋內,在梅長蘇的對桌坐下。

忙剛剛想必是餓著了,這邊有些小菜,那淡酒是準備給你的,我就喝茶。

虧你想的周到。

蕭景琰動起筷子,夾了兩三口菜,又喝了一口酒。

梅長蘇捏著杯子在手中把玩,撐著下巴看著蕭景琰的吃相,一臉滿足。

看你吃的,下酒小菜都給你吃成山珍海味啦。

看蘇宅的手筆與吉嬸的廚藝,端出來的下酒菜也定是饈饌。

說罷蕭景琰又夾了一大口菜。

分明是你舌頭鈍,粗食珍饈傻傻分不清。梅長蘇笑罵道。



襯著皎潔的月光,梅長蘇與蕭景琰一邊飲茶喝酒,一邊輕聲談笑。

遠遠一看,就像是一幅寧靜的畫般。





02.

當月亮爬上天頂時,蕭景琰拗執的要梅長蘇上榻蓋被,說是夜裡寒氣重去床上窩著總是暖一些,邊說邊揮手趕著梅長蘇,自己則撿了床頭的邊角靠著盤腿而坐。

我就在這兒陪陪你,你睏了就睡吧。

哪那麼嬌弱。梅長蘇看了看,向內側移了點,拍拍挪出的空位。你也一起上來吧。

蕭景琰想了兩秒,翻身上榻,又仔仔細細的整理好身上的錦被後才躺下。

兩人頭對頭、肩碰肩、抵足而眠。



小時候啊咱們也是這般窩在同一張床上,邊睡覺邊說話呢。梅長蘇笑道。

是啊。蕭景琰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他們繼續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竟是誰也捨不得睡去。





03.

下半夜時下起一陣小雨。


畢竟體力不如從前,梅長蘇止不住倦意,語句越發呢喃,不久後悄然睡下。

蕭景琰也不吵他,側過身子折了左臂枕在頭下,安安靜靜的看著他,輕皺的眉頭、右眼上的疤、蒼白的臉頰、淡粉色的薄唇,眼神來回描繪,像是要把人給銘刻進自己的骨肉裡。

耳邊是梅長蘇淺淺細細的呼吸聲,是蕭景琰這輩子聽到最心安的聲音。



一兩個時辰後,雨聲漸歇,淅淅瀝瀝,落在心湖上泛起陣陣漣漪。


梅長蘇一向淺眠睡不穩,這時模模糊糊的睜開眼,恰好對上蕭景琰緊盯著自己的那雙墨黑色溼漉漉的眼睛。

梅長蘇眨了幾下眼瞼,又嫣然一笑。

蕭景琰心裡卻無法止息的發酸,忍不住起身,雙手撐在梅長蘇的兩旁,將他壟在身下,額間相抵。


一兩滴水落在梅長蘇的頰上,滾燙地劃開一條裂痕。

蕭景琰流著兩行淚,無聲無息。


梅長蘇輕輕地嘆了口氣,伸出一隻手抱著他,另一隻手摸向他的後頸,一遍又一遍地順著,指尖透涼。

約莫五六七歲時也有這樣的景象,林殊總愛捉弄蕭景琰,但又會在蕭景琰委屈的憋不住哭時,也會像這樣滿臉尷尬、懷著歉意來安撫他。



掩著的窗櫺間透出一點光,窗外鳥鳴雞啼,已是天明。





04.

金烏高掛一隅,蕭景琰站在城牆上,風聲鼓鼓,吹得他的太子朝服噼啪作響。

出征的軍隊整齊魚貫自城門而出,像是入海的江河。

他看著隊伍前頭領軍的白衣背影,從前他倆要是誰出兵,另一人定在城門上相送。

除卻十四年前,林殊隨赤焰軍征討北境那次。


過往的年歲恍若似水流年,隨著眼前大隊行軍漫向無涯的天際。





05.

元佑六年,大渝舉兵,持符監軍梅長蘇隨禁軍大統領蒙摯,帥兵十萬力抗北境邊患。同年冬末,大渝折兵六萬大敗,上表議和。


參與過那場戰爭的兵將這麼回憶監軍梅長蘇,先是屢出奇策助戰事大捷,沒想到看似一介書生的他後又親上戰場浴血殺敵,激得我軍士氣大振。

與大渝最後一役,梅長蘇領先鋒營突襲成功,一身白袍銀槍黑馬飛騰,衝入敵陣,好不威風凜凜。



揮下最後一擊,梅長蘇戰死於梅嶺。





06.

元佑七年秋,梁帝蕭選病逝,太子蕭景琰即位,年號順靖。





07.

煙藍色與紫紅色的雲霞交錯散佈,天色漸明,空氣中沾著一點晨涼的水氣。

金陵城內久無人居的蘇宅側門邊上,有一人牽著兩匹駿馬候著。



宅內窗明几靜,陳設一如往昔。

蕭景琰偶爾會來到這裡,翻看那人留下滿室的書,或者帶幾本奏折批閱,又或者什麼也不做,只靜靜的坐在那間以前常待著議事、朝南的起居間中,就像現在這樣。


記憶如湧泉,時不時翻騰而出。

但憶起最多的,是梅長蘇出征前一晚,同榻相伴至天明的那一絲吉光片羽。

他們續續叨叨的說了好多話,小時候的糗事與趣事、一起讀書寫字騎馬練劍的過往、返京那兩年相處的光陰。


還說了許多,沒有彼此相伴的那十一年裡,各自發生的瑣碎事兒。



順靖五年,大梁國內新政推行有成,民風富庶;與外則邊境強兵駐守,臨邦各國紛紛遣使通好。

盛世清明,河清海晏。




Fin.

故事就此結束

再往下滑就是筆者廢話啦~與故事無關,可略過不看。







廢話start!

本來的構思只寫到城門相送,純粹是想寫個兩人湊在一起整晚閒聊捨不得睡。


最後一段的靈感來自於《雨魄雲魂》番外<長夏鄉居事事幽>*,被結尾給刺激到了,很喜歡這種清淡但綿長的感覺

「馬車聲勢浩蕩地行過狹窄的青苔滋生的巷子,朝著太陽升起處一路疾馳。 

趙煊再也不敢回頭看,直挺挺坐在車裡一言不發。嚴霜奉上來一盞茶,趙煊端起來,望了一眼透亮的茶水,又看向他低垂的眉眼,眼前卻忽然現出了昨夜的淡淡月光。兩人坐在石板上,白褻衣上披著月光的薄紗,偎依在一處,階下積水如鏡,映得天地澄明。 
緊閉的車帷外驕陽當空,卻叫他心底默默念出句詩來: 

但願人長久,千裡共嬋娟。 」


所以有了蕭景琰日後在蘇宅回憶,我想寫個自以為靜謐的畫面(大笑)

又因為有了最後一段,取作「天明」則成為兩層涵義



*R‧18‧激‧H古風文,我是安王派,因此中間有一段雷到不行的砲灰,慎慎慎!意外的是,我把感情線和故事線看得相當認真,還把肉剃掉重看一次。特別是後半部,畫面筆觸細膩,有遠近景的描繪深得我心~


评论
热度(12)
© 群青 | Powered by LOFTER